读古诗词佳句随感(之五)
2017-10-11 09:52:32
  • 0
  • 1
  • 8
  • 0

读古诗词佳句随感(之五)

这几天,也非没有时评文的热点议题可供写作:《人民网强国论坛》有《国人想体面养老至少要多少钱?年轻人为啥不愿当蓝领?》;《新华网发展论坛》有《一位乡镇党委书记的三大困惑》等,邀请会员发文参与讨论。老夫是一话唠,本想发言,可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因深知,我一旦落墨,就难免要举一反三、借题发挥、触类旁通地针砭时弊,极有可能在敏感时期触动敏感关联话题,招来一大群五毛喷我一身粪,然后去主子那里讨赏狗粮......我何苦帮他们发财?还是继续玩儿风花雪夜吧。

“点滴芭蕉心欲碎”——这一佳句出自纳兰容若《饮水词笺》中《临江仙-心欲碎》词作的首句。后世文人雅士对其传唱不衰,各有解读,且观点争议不休。既然学问无止境,那么谁若胆敢夸下海口,自诩为权威解读者,实则必将自讨无趣。我认为,学术研讨应持求同存异态度为最好,何苦非得争吵个面红耳赤,有伤文雅体面呢?

《临江仙-心欲碎》全篇:“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对于此词全篇的白话译文很多,我斗胆献丑这般解读:“窗外,雨打芭蕉点点滴滴的声音,使我回忆起当初的情景,我的心仿佛都快要破碎了。临睡前又翻检过去的往来书信,看着那写满相思情意的书笺,便情不自禁地记起她初学书写时还不熟练的含羞模样。今夜倦意已浓,但看着这些散乱情书,不禁泪眼模糊。在这寒冷雨夜幽暗的窗前,我点着一盏孤灯。原本以为情缘已尽,可又说不清究竟是有情呢还是无情?”

尽管此词通篇充满了怀人、悲伤、无奈、惆怅、凄清等灰黯情调,但却贵在首句的“点滴芭蕉心欲碎”妙笔破题,方才使得“还道有情无?”这一收尾句,将此词显的通篇完美无缺。

而论及此又必须提及的是,之所以容若词作能在词坛占有光采夺目显赫地位,我认为其取胜的关键在于始终保持着一个“真”字。也正因这个“真”字,才更加显示出凡诗词之创作,唯如此才可能达到写情真挚浓烈、写景逼真传神的绝佳感人效果;反之,若刻意唯重其形式平仄音韵的严格,而轻慢了表情达意的“真”,哪怕格式、字数、平仄、声调如何严谨,却不能动人心魄,也必将令人过目即忘。

而且,史上用“芭蕉”忧伤入题而成为名篇的作品也不少。如李清照的:“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舍情。”她把伤心、愁闷、悲苦等若干怨悱情怀倾诉在芭蕉身上,堪与容若比肩。

补叙:4月27日我发表《读古诗词佳句随感之一》,有两个论坛各有一位网友在此文评论栏给我留言说,他(她)也很喜欢纳兰容若的词作品“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可是煞尾一句“不过,我觉得‘纳兰性德’和‘纳兰容若’的词作品,是同样地令人叫绝呀”,就把我整的瞠目结舌。在此,我首先感谢该网友与我同样地热爱着纳兰词,但我必须善意地提醒您:“纳兰性德”和“纳兰容若”是同一个人——他是满族叶赫那拉氏,复姓纳兰,名“性德”,字“容若”,号称“楞伽山人”。后世人,多用他的字“容若”相称并行文。不知者不怪,请记住就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