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从秦汉明三朝征税中看兴衰
2018-01-12 15:50:52
  • 0
  • 1
  • 19
  • 0

笔者虽然刚刚遭受“文革”突地变成“探索”这一精神打击,貌似“心灰意懒”,但实则依然心系家国安危,怀抱“先天下之忧而忧”之深情,因此在之前积极参与“中国政府网”和“人民网-强国论坛”联合发起的“我为政府工作献一策-网民建言征集活动”,先后发表《建言:让中小民企私企享受公平待遇》《建言:“政策宽松”才不“离家出走”》《建言:税负应适当 最好能偏轻》三文后的今天,继续“子规啼血”,又发表第四篇《建言》如下。

大概是由于企业税负偏重的原因吧,近年来“明朝那些事儿”便成了国人回顾并热议的话题。主要是说谈那个农民出身的游方和尚朱元璋,在当上明朝(太祖)皇帝后深知民生之艰,便从明朝初年就实行“轻徭薄赋”政策,因此他在位的31年里就下诏减免税赋和赈济灾民多达70余次,如此便使社会得到了休养生息的宝贵时机,也为后来大明盛世的到来打下了坚实根基。

但或许国人忽略了另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汉文帝。笔者之所以称赞汉文帝为“雄才大略的皇帝”,毋须赘述其平生之辉煌,仅概述其在经济方面行“轻徭薄赋”政策

汉文帝一再降低税赋标准,并连续13年免除全国农业税。如此,不仅减轻了百姓负担、改善了民生,而且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开了中国封建王朝第一个治世创造了繁荣盛世

史上与明太祖和汉文帝治国理政理念完全相悖的皇帝,或当数秦始皇和秦二世。从“十税一”到“三十税一”,是其典型。

秦朝于公元前221年建立,到公元前207年就灭亡了,国祚仅延续了14年,是个短命的王朝。究其“早逝”的原因,多数史家异口同声地认定,“朝廷对百姓的横征暴敛,是重要的原因”。史载,秦国时期确立以法家思想为主的治国理念,商鞅变法的经济思想基本来自于法家——重农抑商、奖励耕战以及“收取重税”。

认为秦朝执行的都是“十税一”的田租制度,即土地收入的10%向国家交税。表面看比例不算太高,但田租仅是税赋的一种,除田租外百姓还要承担口赋、户赋、刍稾等。比作为“人头税”的口赋一项收取的标准就很重,云梦秦简《金布律》有“钱十一当一布,其出入钱以当金布,以律”的记载。

试想,田租、口赋尚且如此,那么商业税必定就更高了。虽然由于史料有限,秦国和秦朝各项商业税的税率具体为多少尚不清楚,但史书对其综合税率情况还是多有记述的。比如,西汉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董仲舒就曾评说——秦朝“田租口赋,盐铁之利,二十倍于古”;《汉书·食货志》也将秦朝的税收概括为“泰半之赋”,其意指为百姓和商人要将其收入的一大半拿去缴纳各种名目的税赋。

秦短命于对百姓的横征暴敛,成为了后世皇帝治世的反面教材。尤其是汉朝非常重视总结秦朝灭亡的教训。比如,汉高祖刘邦提倡“从民所欲,而不扰乱”的休养生息政策,主要反映在税收方面不断降低标准。《汉书》记载,刘邦“轻田租,什五而税一,量吏禄,度官用,以赋于民”,即是说将“田租的税率降为十五分之一”。而且在其他税赋方面,汉初也进行了调整。比如,规定口赋的标准为120钱,较秦朝的180钱降低了很多。

更由于汉初的“轻徭薄赋”政策,推行到了汉文帝时又有了新的发展——汉文帝诏令“赐农民今年租税之半”,也就是说在原来“什五税一”的基础上再减一半,降为“三十税一”;另一个税收大项“口赋”,也由120钱降为40钱。特别在徭役方面,规定“丁男三年而一事”,将成年男子每年都要服的徭役改为3年服一次。这些标准,不仅比秦朝有了极大的降低,同时也比刘邦及其之后的惠帝等几位皇帝在位时期,都有明显下降。

汉文帝减税政策的最突出点是“连续13年免除农业税”,其最重要的一项税收政策颁布于汉文帝前元十二年(公元前168年):“乃下诏赐民十二年租税之半,明年,遂除民田之租税。后十三岁,孝景二年令民半出田租,三十而税一也。”这话的意思是,汉文帝下诏将公元前168年的田租按“什五税一”减半收取,即“三十税一”自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167年开始免除全国的田租。这项免税政策一共执行13年,一直到汉文帝的儿子汉景帝继位后才恢复了田租,仍按“三十税一”的标准收取。

低调、谨慎、务实”是史书对汉文帝的评价,黄老思想对他有着极深的影响,“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后世切不可忽视的还有,正是这些思想影响到汉文帝的执政;表现在除了“轻徭薄赋”,汉文帝还坚决废除了肉刑,减轻百姓的痛苦——这些都是“慈”的体现。

“减税创造出盛世繁荣。”这是后世史家,对迎来大汉盛世的精到评价。因为汉文帝在位期间减税的力度很大,不仅在汉朝在整个2000多年的中国封建王朝中突出罕见。以后有些皇帝在登基、皇室大婚等吉庆年份免除过部分地区或全国的农业税,但连续13年免除全国的农业税在王朝可谓既无“古人”也无“来者”。

我们从史载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减税、免税并没有影响到朝廷的运转,反而使朝廷有了更多钱去改善民生。比如,汉文帝规定对8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按标准发给米、肉、酒等生活物资;90岁以上增发一定的麻布、绸缎和丝棉。所以说,“轻税制”增加的不仅是民生福利,它对经济的促进也是难以估量的。众所周知,汉文帝和他的儿子汉景帝在位期间被称为“文景之治”——《史记》是如此记载这一时期的:“太仓、甘泉仓满。”也就是指粮价一再降低,汉文帝时每石粟“至十余钱”,这便为汉武帝时全面盛世的出现奠定了坚实基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