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批职称评定腐败旧制
2017-10-13 10:38:17
  • 0
  • 3
  • 22
  • 0

从我小时懂事开始,就早己蒙胧地感知作家是一个优秀的群体,他们奉献给大众的是精美的作品和充满灵性的文字;他们是一群迈向文学殿堂的朝圣者。这个群体是自由的,活跃的,同时也是令人敬佩的......

然而,读罢王秀华的博文《方方曝湖北省作协事件说明作协不应该解散,而应该改造!》一文,顿时颠覆了过去对作家的崇敬,甚至令我大感愕然!理由:一是,又一次证明了“全社会腐败”之说果然不谬;二是,各行业都有志士仁人敢于奋起,用事实说话痛批本行业职称评定旧制存在的腐败黑幕,甚至质疑这种旧制有无存在的必要性;三,中国各行业“名不副实的职称待遇”,已成为了“腐败”与“不知羞耻”的代名词。

王秀华,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那一方净土》,另有杂文集《我在故我思》、《梦里又回黄花坡》,纪实文学《圣洁与罪恶》。

王秀华在文中揭露道:“湖北作协主席方方爆出的职称评选黑幕,其行贿、拉关系甚至动用黑社会手段威胁,竟和某些官场的类似行为何其相似!”“作家的创作成果的评价权到底是交给读者,还是整一个官气熏天的职称评选班子去评选,从而给权力寻租者以寻租的平台,并给投机钻营者蝇营狗苟的机会?”这些言论,可谓振聋发聩!

大家若要更加清晰地明白王秀华痛批作协职称评定腐败旧制原因,我们必须首先了解中国作协的职能职责,和怎样才能当上一名“中国的作家”等基本问题。

从《百度百科》可以查到《中国作家协会章程》规定是:“凡赞成本会章程,发表或出版过具有一定水平的文学创作、理论评论、翻译作品者,或从事文学的编辑、教学、组织工作有显著成绩者,由本人申请,团体会员推荐或个人会员二人介绍,经本会书记处征求申请人所在地区或系统团体会员的意见,由本会书记处会议审议批准,即为个人会员。”但事实上,这些貌似严肃的“规定”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实行起来则面目全非。省、市级作协的“规定”,操作起来就更是乱象丛生了。

加入作家协会会员的条件是什么?一、提出申请;二、拿出发表过的作品;三、被聘为专业作家,有工资;未被聘为专业作家的,属于“蜻蜓吃尾巴——自吃自”,没有工资。另外,一般协会里的工作人员都有固定工资。会员要交会费,具体交多少则要看各级各地协会所不一样的具体规定。据《百度百科》介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交会费200元(五年)。

上述条件证明,想在中国当上“作家”,准入的门坎低得可怜。夸张点儿说吧,与幼儿园的准入的门坎高低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莫言、冯骥才、贾平凹、二月河、当年明月、高和等为数不多、货真价实的作家应列外,而其余的则多是为图虚荣、虚名而滥竽充数吹笙的“南郭先生”——即“自吃自作家”,人数多至难以统计。

因为自从“改开”后不久,过去那种百万人中难得一求的神圣“出版社书刊号”居然变成了公开出卖的商品,而且逐步贱卖如菜价,于是出几千或几万元自费出版书籍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其中分三类人:一、一些人把自己那些连中小学生优秀作文都不如的“文章、诗词”集成后拿去自费出版,从而骗取高等级职称,白拿高工资并享受高津贴等实惠,真不知人间有羞耻事;二、一些人拿着根本无人买来看的自费出版书,或用钱或用色去行贿各地各级作协大小头目换来“作家光环”,戴在头上招摇过市成为“伪作家”。特别是用来勾引那些少不更事的“文学青年”,让他们轻易受骗上当,真是可笑可龉可鄙之极;三、一些人长期热爱业余文学创作,当作品积累较丰厚时也拿去自费出版,为的是馈赠亲友作为纪念,更是视为自己人生奋发求知的硕果,吾以为这种作法可敬可贵可嘉。

2014年7月31日《羊城晚报》发表《中国作协新会员名单出炉,市民称一个都不认识》一文,的确是对中国各级作协的最大幽默最尖酸的讽刺和极其真实的反映。该文称,中国作家协会近日公布2014年新会员名单,全国共有509位作家通过评选入围,广东省入会人数与往年同比更有了跳跃式增长,共有22名作家通过审核,跃身中国文学最高殿堂。然而,与此同时却有不少广州市民和本地文化界人士均向《羊城晚报》表示,名单上的作家“一个都不认识”,读过这批新会员作品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是选员程序出了问题?还是中国作协的“最高殿堂”风光不再?该文说:“评选过程没有公开,选出来的新会员知名度低,这让不少广州市民对中国作协2014年新会员名单存疑:这些作家是如何进入中国文学最高殿堂的?”

事实上,这些貌似严肃的“协会章程规定”,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实行起来则是面目全非。特别是一些省、市级作协“规定”,操作起来就更是乱象丛生到无耻无赖地步。不过,这种腐败的职称评定旧制的最大害处,在于鼓励从业人员弄虚作假大兴腐败之风,埋没或打压那些有真才实学的同业人员,导致本行业人员业务素质日落千丈,并极大地伤害、亵渎了本行业应有的荣誉与尊严。

而更可怕的是,这种腐败的职称评定旧制不只是存在于“作协”,是普及到了“新闻协会”、“医学协会”、“音乐家协会”等行业的。其中尤以“新闻协会”最为严重,因为它是“体制”的特殊发声产物,所以对它的监管几乎为零。此行业的中级、次高级、正高级职称,基本上不是由读者的反响、同仁们大家拿出作品来比赛好与坏所产生的,而是由上级单位下达名额,再由本单位主管领导想给谁就给谁,于是在这一过程中所暗藏的腐败,就不言而喻。

下面原文转载王秀华的《方方曝湖北省作协事件说明作协不应该解散,而应该改造!》与网友“奇文共欣赏”,并令其“可耻同唾弃,腐败齐声讨,丑陋天下知”。

*                    *                    *

这两天有两则有关作协的消息特吸引公众眼球:一是湖北作协主席方方揭发该省作协职称评定黑幕且和该省作协副主席网上互相“揭黑”;另一件是“中央公布1320辆‘部长专车’”,其中中国作协拥有部长专车11辆,同公安部、中国工程院和保监会这三家机构数量相等。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颇值得玩味。

——湖北作协主席方方爆出的职称评选黑幕,其行贿、拉关系甚至动用黑社会手段威胁,和某些官场的类似行为何其相似!这到底是个案还是在全国作协系统中不同程度存在的问题?再往深处想一想,不论由何种人组成和一个组织叫什么名字,一旦将其其纳入官场范围,便会形成近亲繁殖,其结果便可想而知。

——作协到底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是继续将其放在行政组织序列中还是着力去行政化,让其成为一种纯民间的自由职业者联盟?我们不是一直盼得诺贝尔文学奖盼得眼珠发蓝吗?放眼世界,除咱们国家出了个莫言外,还有那些国家的诺贝尔文学奖作者是来自体制内的作协之中的?作家的创作本来就是极具个性化的行为,将其组织起来“体验生活”和动用行政手段组织创作,有文革时期大搞“三突出”的“创作组”之先例,能创作出什么货色,国人当有目共睹。

——作家的创作成果的评价权到底是交给读者,还是整一个官气熏天的职称评选班子去评选,以给权力寻租者以寻租平台,以给投机钻营者蝇营狗苟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然后再根据职称评选结果确定报酬,把作家们圈养起来!这样养起来的作家究竟有多少创作激情和创作动力?这样的“灵魂工程师”会有什么样的灵魂?

——还有长时期以来有关机构和人士乐此不疲的所谓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之事。鲁迅和茅盾本人各是什么职称的作家?倘若他们在世且假他人之名参评,以鲁迅性格之孤傲以茅盾为人之儒雅,是否会名列孙山甚至连提名权都得不到?这些年靠榨取已故作家价值的各类评奖活动影响日渐式微,甚至诞生即死亡的事实说明,广大读者已经对其逐步厌烦,是该让这种事情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总之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日益提高和读者精神需求的日益多样化,作协这种在历史上起过一定积极作用的组织既不应该继续放在行政序列,也不应该解散或者取消,而应该对其断奶促其改造——面向去行政化之方向,将其改造成为作家这种自由职业者自愿参加的或松散或相对紧密的社会组织,只有这样,才会置之死地而后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