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我与世界杯的情缘及其感受”
2018-06-11 11:01:45
  • 0
  • 0
  • 12
  • 0

“我是怎样成为足球迷的?”回首往事,笔者清晰地记得那是在1982年.....

前30年中国人在参加工作时就被“划地为牢”所禁锢,“一定终身”不可挪动。可做梦也没想到,刚改革开放不久这种旧体制就被觉醒的中国人打破,从此开始获得了工作可以流动的基本自由。于是,笔者抓住一个机遇走出工厂,并有幸因有特长而改行当上了科技期刊的责任编辑,不久又转投官媒干起了“编采通”活路。

从那时起,笔者才真正摆脱了长达30多年的极度贫困生活。而且两三年后,笔者手中终于开始有了几个余钱,便买回一台北京牌16英寸小黑白电视机,并亲手把自制天线绑在10余米长的竹竿上,再高高地支出所蜗居的贫民窟式瓦房顶上......恰好,1982年首次收看到了在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播出的西班牙世界杯!

后来通过资讯渠道获知,原来是邓小平在法国读书时就已是欧洲足球赛的球迷。所以,他要求中央电视台直播放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接到命令央视也就迅速地搞定了此事,只不过当时央视没有派人去西班牙赛地现场解说赛况。因为,央视当时只是从购买了世界杯亚洲区转播权的一家香港电视台那里购得在大陆的转播权,然后央视再派出报道组赴港。当时足球赛的解说员是宋世雄,他是住在香港的宾馆里,坐在由香港电视台提供的小电视机前进行解说;央视再把香港这家电视台提供的画面转播到自己的频道上供中国大陆球迷收看。当这样的画面出现在中国球迷眼前时,必然会比宋世雄看到的又慢了几秒钟。尽管如此,当时的广大中国球迷仍然还是有着“宋世雄是在西班牙现场直播室解说”的那种良好错觉!

直到1986年世界杯赛时,央视才开始派遣报道组赴举办国进行现场报道。孙正平、韩乔生等著名足球赛事解说员,都是在跟随宋世雄出国解说世界杯之后,才逐渐被球迷们所熟知的。当然,从此笔者也逐渐成了几近疯狂的足球迷;除了每届世界杯场场必看,也是欧洲足赛的常客。尤其是退休并上了互联网写作之后,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2014巴西世界杯赛事期间,场场收看还天天撰写球评文章。

笔者也有过“足球之殇”,那便是中国国家足球队虽也曾有2002年参加过唯一的一次世界杯小组赛“光辉历史”,同时也收获了唯一的在整个小组赛程中“零进球”完败并提前退场的奇耻!好在,我们还有“中国制造”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2014巴西世界杯期间,大举进军世界杯并抢占到许多小商品滩头阵地,而且无处不在。这才为“死爱面子活受罪”的中国人,争回了几分薄面。

笔者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所留下不可磨灭的最深印象,当首推“中国制造”的避孕套(雅名“安全套”)。在2010年6月18日由中国新闻网发布的《中国所产6000万只安全套“征战”南非世界杯》新闻报道中,有这样的描述:“记者今日从广西桂林乳胶厂获悉,从今年2月份开始,南非卫生部开始向该厂订购“Choice(选择牌)安全套”做为世界杯专供产品。截至世界杯开幕前夕5月底,桂林乳胶厂已向南非卫生部提供安全套6000万只,供应份额不低于50%。中国安全套首次‘打入’世界杯。”

中国足球打不进世界杯,反而让“中国制造”的避孕套“打入”了世界杯。当时笔者在撰文中概叹:“中国队用避孕套代‘夺冠’,国人球迷情何以堪!”

据悉,因举办世界杯,南非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近40万球迷及游客入境,其中有4万名性工作者前来“淘金”,使世界杯期间艾滋病传播的控制成为南非政府最为关注的公共卫生与安全事项。 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南非政府负责国家卫生与安全的新闻发言人奈杜宣布,南非不会坐视卖淫和艾滋病在世界杯期间肆虐。“南非有关部门已经准备好在世界杯期间发放10亿个安全套,连任何一个公众厕所死角都不会放过。”

是呵,南非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该国不到5000万人口中至少有570万人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南非政府担心,在世界杯赛事期间,可能创造出更多的潜在“艾滋病定时炸弹”。对此,南非总统祖马已公开呼吁特殊人群使用安全套。由此可见,“中国制造”也是功不可没。

最幽默搞笑的事儿,是在阿根廷队与尼日利亚队比赛的下半场刚刚开始,从14号看台上居然升起了一只硕大无比的气球避孕套,蔚为壮观,顿时便吸引了全场球迷的目光,从场上踢球的球员身上转移到了气球避孕套上。据悉,这是南非艾滋病预防联合会为了呼吁世界杯关注艾滋病而搞的一个“行为秀”。中国足球虽不能露脸世界杯,但“中国制造”的避孕套仍抢了头彩,国人也理应为此感到豪迈!

另外,笔者记忆犹新的事儿还有,南非世界杯留给全球人最深刻的印象,肯定是那响彻赛场震耳欲聋的“嗡嗡嗡”喇叭声,不少球星和球迷都对这个南非球迷独特的助威声相当厌恶。但据调查,原来制造这些“噪音”的“呜呜祖拉”竟然多是出自“”中国汕头制造”的。“呜呜祖拉”这种价廉物美、“威力”强劲的塑料制品喇叭,当时已成为南非足球文化的一部分。因此从某个角度也可反映出,假如没有“中国制造”在经济层面上的参与,南非世界杯必将失色不少。

不过当世界一片赞誉称“中国制造”大举进军世界杯时,某玩具厂商负责人对这样的生意却并不看好。因为在每一个“呜呜祖啦”生产出来并运到南非这个过程当中,中国人能够挣到的只有两分钱;挣的比较多的是那些手工制作的小宠物。尽管名噪南非世界杯的那个扎库米小宠物,每一个大概也只能够挣到三毛钱。

在浙江省义乌市,有着“世界超市”之称的义乌小商品市场,已经成为南非世界杯相关小商品的主要批发地。虽然南非世界杯的“乌乌祖拉”大部分来自中国,但实际上来自南非的订单并不多,而更多的是来自欧洲的订单。这是因为很多玩具厂家不愿意直接和南非的客户打交道,他们把这些客户称为“垃圾客”,即不仅需求量小而且价格上还死抠门儿。如此看来,世界杯的钱还是很难挣。   一位发言人说:“尽管‘呜呜祖啦’的喧闹声令球员们和转播员们不胜其烦,每个人都讨厌呜呜祖啦,但每个人又都想要一支——这种事情太荒唐了!”

由于“呜呜祖啦”90%货源来自中国,所以目前中国制造商们正在加班加点地为即将到来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准备“打入”的新货源。

据媒体报道,“中国制造”改变了世界杯,自身也在逐渐进化之中。比如,中国生产的“桑巴荣耀”足球将是世界杯的第一主角,除此之外,“中国制造”可以轻易组成一套豪华阵容——从比赛用球、纪念用球、球迷围巾、加油乐器卡塞罗拉,到赛场的电子大屏、球场太阳能组件,部分城市的轻轨和大巴......“中国制造”在世界杯上,几乎无处不在!

       

(图片来源自百度   鸣谢原创作者)

特别足以令国人又感自豪的是,产业升级逐渐告别低级代工。其中的代表作之一,是与深圳只有1个多小时车程的东莞,该地炜光集团的 “大力神杯”生产线在高速运转着,因为拥有自主经营权,同为台资企业的他们对外就没那么神秘了。 “大力神杯”的整个生产线,从制模、打磨、抛光、电镀、上色到包装,一整套流程,都可让记者随便观看。FIFA共授权该公司生产25-150mm高度共5款的“大力神杯”,直今他们一共制造了包括限量版和普通版在内的1万多个。

本月14日,俄罗斯世界杉杯将隆重登场,中国国家足球队仍然名落孙山。对此,笔者十分懊丧,不得不一吐心声:“把所有‘中国制造’都‘打入’世界杯,也不及中国国家足球队打入世界杯,能使中国球迷为之彻夜狂欢!我是真球迷,才勇于说此真实话”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