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名扬神州家里竟还这么穷
2017-08-10 10:01:05
  • 0
  • 3
  • 25
  • 0

读罢媒体对当年曾经名扬神州的天真活泼小女孩、如今年已58岁的贫困户石奶引的报道,真有恍若隔世之感,唏嘘不已。

庆云镇宣传委员石文章向媒体提供的书面材料是是这样写的:“石奶引是一位侗族姑娘,16岁那年的一天,她和村子里的伙伴身着侗族节日盛装,去从邻镇赶集。就在她们挤在一个小摊位前购买针线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拉了石奶引一把,她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位身着制服的陌生男子。该男子微笑着示意她走出来,并请求她脸朝侧面站定。石奶引走出人群,依照对方的要求站定,心中充满了疑惑。这名男子随即拿出笔和画夹,挥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对方放下笔,瞧瞧画夹,又瞧瞧她的脸孔,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1987年,第四套人民币发行,石奶引才发现,自己的头像被印上了一元纸币。她也因此在当地有了不小的名气,甚至成了镇山的一块‘招牌’。”

从江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吴德军、庆云镇党委书记李建明也先后向媒体证实了上述说法,称石奶引确实是第四套人民币一元纸币上的姑娘:“当时画家在画她时,她身边有几位女伴,如今都还健在。我们还特意采访过她们,写过稿子。”

如今,石奶引一家三世同堂:一儿一女,还有了一对可爱的孙子孙女。平时石奶引和丈夫石学文种着家里的一亩多水稻,照顾着三头牛,儿子儿媳每年外出打5个月的短工。一家人的每年能收入2万元左右,6口人要吃要用,孩子要上学、老人要看病,很难有所结余。加上这两年石学文的身体不好,常常生病,一家人的日子就更紧巴巴的了。

用石奶引的名气与现实生活的她对比,真是天渊之别,令人难免惊愕!因为现在强调保护个人“肖像权”,若要将当事人的肖像公诸于众必须征得当事人同意;而且如同各类演艺明星应邀商品形象大使代言一样,还将获得一大笔令常人垂涎三尺的丰厚代言费......可是,石奶引却没得到!

再说当地大名人沦为当地贫困户,当地政府何以佯装不知?若不是,扬州大学园艺与植物保护学院的暑期实践团队,利用这个暑假远赴贵州山区,到1800多公里外的贵州省从江县庆云镇进行农业技术支持,才得知知此事,并向石奶引伸出扶贫手,那么石奶引的故事将被继续尘封下去。

报道称,在专家团的想象中石奶引既然在当地有这么大的名气,生活也应该过得很不错,至少不属于“贫穷”之列。可当他们看到石奶引一家人的境遇后,一个个都皱起了眉头,当场把石奶引列为“重点帮扶对象”:“这么有名,家里竟还这么穷,真是没想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