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儿时捧读《毛诗》之随笔
2018-01-10 12:34:08
  • 0
  • 1
  • 9
  • 0

大概是真垂老了的缘故吧,近期记忆力极差,反倒是半个多世纪前儿时的记忆犹为清晰。近日,在网友群谈及儿时捧读家传藏书《毛诗》,有一网友用貌似自以为是、自作聪明且好为人师的姿态表扬笔者:“原来,狼头大爷从小就喜读毛主席的《毛诗》,所以才会如此的热爱并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所以,在网络平台发言往往不同凡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笔者闻之,如坠五里雾中,脑海里一片空白,心中一片茫然。心中讶然道:“受之有愧!但不知此君这话是褒我或是骂我,甚至是欲故意黑我?此君是真的无知,抑或是大智若愚?不然,怎的会但凡沾上了一个‘毛’字的东西,他就认定必是隶属毛主席所有呢?悠悠上下五千年,难道只有毛主席一人才配‘诗人’称号么?”噫!真可谓此君实乃一“无知则无畏”者矣。

遥远的记忆——笔者约5岁那年,正手捧家中藏书之一的《毛诗》咿呀朗读,父亲乘机给我讲《毛诗序》的来源,如醍醐灌顶,且终生未忘。

(网络图)

父亲讲,叫我千万别望文生义,误把《毛诗》当作毛主席的诗来读。说《毛诗》实则是指远在西汉时期由鲁国人毛亨、赵国人毛苌所辑并注释的古文诗,即流行于后世传承至今的《诗经》,共305篇。它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它每一篇都有小序,用来介绍本篇的内容与意旨。在全书第一篇的《关雎》下,除有小序外另有一篇总序称之为《诗大序》,是古代中国诗论的第一篇专著。

故此,父亲谆谆教诲我,要我记住《毛诗序》中所讲“诗有六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父亲还谆谆教诲我,要我记住《诗经》即由《毛诗》流传而来,后经孔子删定并教习弟子,所以才能大行于天下并流传后世;它对中华民族思想、文化的影响巨大,而之所以它能够流传不衰,实则应当归属毛亨、毛苌这二位大儒之功。

待到笔者长成并研读过许多书籍之后,视野逐渐开阔,后来也才方知《毛诗》与鲁、齐、韩三家并列称为《四诗》。不过,虽然《毛诗》晚出且属古文经学,但因其训诂简明很少神学迷信内容,所以未被立为官学而只能在民间传授。不过至东汉时终于受到重视,允许在朝廷公开传授。东汉末年兼通今古经学的经学大师郑玄,集今古文经学研究之大成著有《毛诗传笺》,主要是为毛氏《诗故训传》作注。自此鲁、齐、韩三家诗渐渐衰败乃至遗失。所以,后来才有《隋书·经籍志》论道:“齐诗亡于魏,鲁诗亡于西晋,韩诗亡于宋。抑或,也许正因如此,与鲁诗、韩诗、齐诗相比毛诗才会后来居上且盛行于世,而另三家诗竟不幸而先后亡佚。于是,后世鸿儒们认定——《诗经》实则便是《毛诗》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